红树林国际娱乐平台开户/注册/登录官网-【信誉娱乐,首选平台】

返回首页

曾只是个穷摄影师 绝地求生创意总监的人生才是

时间:2017-09-27 01:33
  

【17173专稿,转载请注明出处】

《绝地求生》现在是全球最火的游戏之一。

每分钟都有数百局对局开启,玩家数量几乎等于DOTA2和CS:GO——V社的两款当家游戏——总和。

发售仅6个月,《绝地求生》就卖出了1000万份。游戏创意总监布伦丹·格林(Brendan Greene,绰号playerunknow)名声大噪,几乎成了这世界上最忙碌的人。他飞科隆、飞西雅图、飞东京......“跑的地方超tm多”,因为世界各地的粉丝想都想见见他。

谁能想到在几年前,这个爱尔兰人还漂泊在巴西,过着身无分文,靠摄影勉强糊口的日子。他的人生,才是真正的开了挂。

“你将成为一个流浪汉”

和不少半路出家的游戏人一样,布伦丹在年轻时并没表现出多少对游戏的热情,他只是个普通的叛逆青年,喜欢艺术和探险,被老爸老妈威胁说“日后一定是个沦落街头的流浪汉。”从布伦丹前半辈子的落魄来看,他们的预言倒也对了一半。

能改变一个男人的往往是爱情,对于布伦丹也不例外。

我们的主角布伦丹,他这几年的生活如同开挂

时间拉到他30多岁。此时的布伦丹事业无成,两袖空空,却“为了爱情”,头脑发热从爱尔兰搬到了巴西。可即使这样,他和那位“一生所爱”的婚姻也仅仅维持了两年。

这个倒霉的男人只能靠打游戏聊以自慰。

“大逃杀”的诞生

在那段难熬的日子里,布伦丹开始玩《武装突袭2》和《Day:Z》,但他很快就厌烦了开发商提供的原版内容,开始尝试自己创作Mod。

一个没有没接触过系统游戏设计学习,唯一的经验是做过网页的门外汉,用几周的时间就捣鼓出了个大逃杀Mod,说没有开挂,谁信?

“大逃杀”(Battle Royale)出自日本一部同名电影,不过游戏设定中稍有修改。玩家被流放到一座孤岛中,需要在这里想尽办法收集武器、装备,击杀对手,最后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。

这个玩法不太考验射击水平,而是更看重玩家收集物品、跑位和对全局的思考,具有很强的随机性,手残党也能玩。

“大逃杀”的设计如此新鲜,和之前玩的CS、COD都不一样,玩家一下就玩疯了。甚至还促进《武装突袭2》的销售量突然提高了好几倍。

为啥布伦丹能想出这个创意?他说“(CS等)射击游戏依靠的都是你的手速......而且都是被固定的,很小的地图。我想创造出一个完全随机的东西,挑战玩家的战略能力,你永远不知道自己进入的下一张图,里面随机的道具是怎样的。”

说的冠冕堂皇,其实主要原因是因为布伦丹也是个手残党。他的鼠标速度很低,经常在玩《反恐精英》时被一枪爆头,这让布伦丹非常恼火,于是搞了个不怎么考验手速的Mod。

下一页:转运和《绝地求生》

爱尔兰人转运了

“大逃杀”Mod并没让布伦丹赚多少钱,甚至到现在还要他每月倒贴2000刀的服务器费用。不过却成功吸引了游戏开发者们的注意,其中就包括Daybreak Games。

Daybreak Games前身是索尼在线娱乐(SOE),此时他们正在研发《H1Z1:杀戮之王》,同样是一款末日丧尸题材的射击游戏。

“我看过《H1Z1》开发团队做直播,他们经常提到大逃杀Mod和我。当时我就想,‘很好呀,是想给我钱吗?’”布伦丹回忆道,结果在某天凌晨,他真的收到了Daybreak Games的邀请。

当年《H1Z1》还是主打丧尸,没想到大逃杀比基础玩法更火

布伦丹几乎是立即就从爱尔兰(此前他终于攒够钱从巴西回家了)飞到了美国,在和Daybreak Games成员友善沟通之后,他以开发顾问的身份加入了《H1Z1》,负责将大逃杀作为一个独立模式加入游戏中。

这个倒霉了大半辈子的爱尔兰人终于等来了自己转运的一天。

《H1Z1》拥有远超《武装突袭》的技术资源,布伦丹不但在游戏开发过程中把此前大逃杀的元素加入,还增加了更多想要实现的东西。

在《H1Z1》的“大逃杀”里,游戏玩家降落在地图随机位置,人人手无寸铁。一方面要保住性命寻找资源,另一方面又要趁机干掉一切竞争者,然自己成为最终存活下来的人。

为了加快节奏,缩短单局时间,“大逃杀”经典的跑圈设定也正式加入。在游戏中随着时间推移,毒气会慢慢充满全地图,逼迫“伏地魔”们出来正面交战。

H1Z1的Steam国区的警车被和谐,被玩家认为是国内厂商代理的前兆

围绕最初的“随机”理念,还延伸了空投补给等元素,让游戏充满变化。虽然只有一张地图,但每次开局体验都截然不同,因此令无数玩家沉迷其中。

在2015年初登入Steam后,《H1Z1》第一周销量即超过50万份,越来越多人了解到“大逃杀”玩法,并对此异常痴迷。《绝地求生》能获得成功,有一大部分要归功于《H1Z1》这个先行者。

韩国人和《绝地求生》

韩国游戏厂商拥有灵敏的嗅觉,见到“大逃杀”的火爆,他们也动了心思,以《Tera》等MMORPG出名的Bluehole就是其中之一。

Bluehole副总裁兼执行制作人金昌汉(Chang Han Kim)找到了布伦丹,并说服他来到韩国开发游戏。为什么布伦丹会投奔Bluehole?他曾给出的解释是“韩方制作大逃杀游戏的构思,有很多想法跟自己一样。”

甚至布伦丹到Bluehole总部时,对方已经做出了一份游戏概念原型,这让布伦丹大为惊讶。双方一拍即合,制定的目标是将“大逃杀”做成一款独立游戏,而不是像之前那样,仅仅是依附于某款游戏的Mod。

布伦丹拥有天马行空般的创意,虽然Bluehole拥有一支完善团队,但对韩国人来说,实现布伦丹的想法依然不太容易。

“在刚开始设计《绝地求生:大逃杀》时,团队会对我提出的建议说‘噢,我们不应当那样制作游戏’,但我说‘是的,但这有效。’”布伦丹说道,“我不是行业大佬,不懂引擎,我也不清楚很多技术的局限性。有一次我向艺术总监反馈某个问题,他眼里冒火地怒视我……但因为我不知道规则,所以我拥有更多的创意自由。”

从现在游戏的火爆来看,布伦丹的坚持是正确的,这又是一个业余设计师的胜利——对他们来说,打破常规思考问题会更加容易。

韩国人用虚幻4——目前世界上最好的游戏引擎之一,打造了《绝地求生》,并加上了一堆他们觉得应该有的元素,比如水体、天气还有那个已经在全世界都出了名的防弹平底锅。

“我和他们说,这游戏第一个月就能卖出100万份。”布伦丹说,他多预估了14天。

后面发生的事情已经被无数媒体报道过,《绝地求生》发售16天卖出了100万份,现在销售量已经超过了1000万。Steam登顶,实时在线人数130万。连微软这样的大佬都拜倒在它的魅力之下,主动提出帮忙给《绝地求生》做优化。

《绝地求生》在中国

《绝地求生》的销量中,中国玩家贡献了差不多1/3,而这个游戏甚至还没有正式被引入中国。

能在中国取得这样的成绩原因有二,首先是《绝地求生》与《H1Z1》的一脉相承,此前已经有不少中国玩家在玩《H1Z1》,他们成立了名为“红衣军”的组织对抗全球其他国家玩家【回顾】,《绝地求生》的出现后,不少中国玩家直接转移到了这款游戏中。

第二则是直播平台的兴起,大量主播直播《绝地求生》,名人效应为这款游戏吸引了不少拥簇。

虽然由于种种原因,导致《绝地求生》到现在还没有被中国厂商宣布代理,但依据目前情况看,这款游戏在中国玩家中的热度还将维持一定时间,是否以后又将成为一个“中国对抗全世界”的游戏?我们拭目以待。

等待下一位playerunknow

布伦丹还打算为《绝地求生》做不少新东西,比如更多的地图、场景、天气,还要开放游戏的制作模式,让玩家来制作Mod,期待着另一位playerunknow的出现。

他还希望《绝地求生》的月活跃用户超过LOL(1亿人次),这是一个庞大的目标,但看起来并非遥不可及。

他还要做电竞,“我希望创造电竞界的奇观,我想让64个选手坐在某比赛场馆的中央打比赛,整个场馆座无虚席。当选手被淘汰,他们就得站起来离开。”布伦丹说,“从设计这款游戏的第一天开始,我就希望将电竞视为它的终极目标。”

不过对布伦丹来说,更多要做的是享受生活还有回报他的亲人,现在,他的父母再也不担忧他是否要睡马路了。

注:本文部分内容源于外媒对布伦丹采访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文章